快眼看书 - 历史小说 - ???????在线阅读 - 第八百六十一章 突袭

第八百六十一章 突袭

        冯典、楚青二人,摘下蒙面的口罩,目光打量着四周,在听到手下汇报四周并无危险,方才松了口气,安心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行人,约莫千人左右,但分成若干个小队,散在林子四周,这一路而来,并非是逃跑,也并非游山玩水,而是实施楚青的奇招。

        永安县郊一战,谁都看的出来,已经打成持久战,想要破局,只能兵行险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青的奇招很简单,从盗匪中挑选一批真正的精锐,数量不要多,千人左右,而后分成若干小队,昼伏夜出,通过无人所走的林子,绕一个远路,直奔清河郡,也就是豫王的地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点人马突袭清河郡,并非是为了占领,而是烧毁粮仓大本营,以及切断清河通往北山郡的主要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前线激战的中州兵,想要后撤,没有退路,只能聚集在北山郡,烧毁了粮仓大本营,前线那么多兵士,一日下来的粮草就得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粮草供给,时间一长,不用他们出手,中州兵就得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次奇招能成,他们特意绕个远路,一方面是保护自己的安全,行踪不被发现,另外一方面就是等着后方两郡的民兵,奔赴前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清河郡势必因兵力不足,导致空虚,这也是他们出手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奇招,哪怕是苏纪、李重湘二人也绝对想不到的,毕竟,前线激战,他的一众手下都脱不开身,谁能想到在这节骨眼上,他和楚青会如此冒险,选择出奇兵,来个长途奔袭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进入清河郡,无论怎么绕,都得经过北山郡,一旦有任何异动,被发现,他们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冯典顾虑所在,但用楚青的话说,战争打的除了手下兵力较量,更多的还是考验对方的足智多谋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敌我双方都顶在最前线,这时候,身为统率的冯典,会抽身离开,率领一支精兵去偷袭苏纪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兵行险着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青的计划,冯典是认同的,本来他是不打算亲自出马的,直接派一支精锐,他坐镇后方等待消息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被楚青给阻止,按照楚青的意思,如果冯典亲自率领前往,一定会给这支精锐带来巨大的信心,而且绝对会拼了命的完成任务,更会竭尽所能保护冯典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统率的职责魅力,就如苏纪、李重湘二人,为何能调动昌平百姓,为何能让出战的中州兵,不顾一切的冲锋,从未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就在这,两位中州最高统率,亲自坐镇前线,就算二人没有说一句鼓励的话,但二人只要出现了,就是最好激励士气的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理,冯典自然明白,话虽如此,但看到了许山的前车之鉴,他还是有几分顾虑,好在楚青选择一起陪同,才让冯典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他们,算算位置,基本上越过了双方的交战区,差不多来到昌平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为了不被发现,他们一直穿行在原始丛林内,按照估算,最多小半日时间,就能走出昌平,来到北山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后面再小心、再谨慎,楚青有信心,能够穿过北山郡,抵达清河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突袭,要的就是一个快,时间拖得越久,越对他们不利,所以这次的修整没有持续多久,也就小半个时辰,众人起身,按照安排,分散的若干小队,有前锋、中军、后卫三部分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青、冯典二人自然在最安全的中军,再众人起身片刻,前锋传来消息,可以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批的黑影,不一会便消失在眼前的密林内…

        而一直坐镇昌平的苏祁安,不断看着传回的军报,他的脸色平静,如今解决了许山,还没喘口气,就和冯典正面交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些急促,但早晚也有一战,好在前线稳住了阵脚,双方打成了持久战,随着兵力不断前调,就连郑西坡也带着手下人马去支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内可用兵力,基本都抽调完了,幸亏苏祁安的直属队及时赶来接防,要是在晚片刻,苏祁安怕得头疼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来人的直属队到来,苏祁安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只有区区五百人,但这些人可是夹杂着劫后余生活下来的直属队、龙卫、凤鸾卫,这些兵力全部整合一起,实力绝对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人的直属队,依旧被童战率领着,至于安小队,苏祁安没有带在身边,而是留在清河后方,保护苏凤玲等一众家眷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一安排后,苏祁安也是放下手中军报,前线战事激烈,双方的伤亡都在持续,但从长远来看,按照现在的伤亡态势,胜利的天平一定会朝着他们方向倾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前线,除了中州兵、王九率领的一众青壮年,后方两郡的民兵,也是赶来,已经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在的兵力数量来看,双方基本上在持平阶段,但盗匪的战力本身就不如他们,时间一长,盗匪的伤亡总会有绷不住的时候,到那时,便是一举歼灭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盗匪的调整兵力部署,打成持久战,苏祁安是有些不理解的,留在他目光闪动,暗暗思考时,前线苏纪的传令兵,将消息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祁安脸色更加凝重,能被苏纪、李重湘都担忧顾虑,盗匪打持久战这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祁安的眉头微皱,一语不发,时不时翻阅手中军报,而后又放下,老实说现在的他没有多少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眉头紧锁,等候的传令兵忽然小声道,“王爷,这消息只是两位大人有些顾虑,并非是要王爷你执意破解的,说不定是多想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眼下的战局,怎么说都呈大好之势,就算冯典想翻盘,也不可能呢,除非他搞偷袭,不过这种偷袭也是无用功,在我们这种堪比铜墙铁壁的防守下,偷袭也是找死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自顾自的说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苏祁安的一下子变了脸色,目光死死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感受着那种压迫的目光,连忙闭嘴,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,刚准备下跪求饶,被苏祁安给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祁安凝重的神色瞬间消散,像似想到了什么,带着几分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啊,突袭啊,苏祁安亏你还是以出奇招见长的,怎么这时候就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…王爷,你怎么了?”传令兵哪里见过这阵仗,还以为苏祁安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,小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祁安回过神来,对着传令兵赶紧道。“你来,速速传我的命令,让北山、清河二郡这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听完,脸色明显有着变化,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,生怕自己听错了,又问了几遍,但得到的答复和第一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传令兵脸上的不解,苏祁安没有过多解释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按照本王的命令办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本王全权负责,对了,跟豫王、州牧通报一声,如果前线战局稳定,速速让二位返回昌平,本王有要事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祁安都这么说了,哪怕传令兵在不明白,也知道王爷之令不可违,第一时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传令兵离去,苏祁安紧绷的脸色,舒缓不少,闪动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玩味的神色,对着身旁的童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童战,接下来就看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一定不辱使命。”童战点头,当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穿行在茫茫密林中的冯典、楚青二人,在不间断的赶路下,用了一日的时间,成功的离开了北山郡的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过得那叫一个胆战心惊,可直到离开北山郡地界,也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麻烦,更没有损兵折将,可以说一路颇为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北山郡地界,冯典、楚青等人在一块还算安全的林子内的空地暂时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典看着楚青的目光中,带着浓浓的敬佩,竟然成功的穿行了北山郡,再往前最多几里地,就是清河郡地盘,现在正是傍晚,等到天黑,等到清河郡城彻底放松警惕,睡了过去,就是他们出手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真的,如果不是因为密林穿行,带不了太多的人,如果能将一众手下全部都带过来,灭掉清河郡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不过是冯典的幻想罢了,他也明白,如果可行,这一战也就没必要打了,直接来个全军突袭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能够顺利通过,除了楚青的出奇冒险,最重要的就是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中,幸运本身就是其中的一部分,所有的胜败,都不是靠着事先预知就能掌控的,战争充满了不确定性,就看谁能把握,化为己用,所谓的巧合、幸运,往往就在那么一刹那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典这次很幸运,身边有楚青这样一位大谋士,虽然寂静不动,但冯典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只等夜幕降临,就是他们猎杀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夜色降临,这一刻,躲藏在林子的众人,一下子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反击的时候到了,随本统领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典的一声令下,埋伏在林子内的黑衣盗匪,就像蝗虫一样,蜂拥而至,直奔前方的清河郡城…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