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爱情只是冬眠了在线阅读 - 【35】一夜之间

【35】一夜之间

书迷正在阅读: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
        六月底是深几许杂志社的十周年纪念日,公司高层为此安排了一个颇为隆重的派对,与公司有业务来往的企业高层,都成为被邀请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几许杂志最近打算开一个新的栏目,杜思秋正忙着写文案,派对什么的她压根儿没放在心上,最后还是晚宴开始之时,薛雁打电话来催她,她才恍然大悟,急匆匆地出门,连一套正式点的礼服或漂亮点的鞋子都没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薛雁瞧着她这副尊容,直摇头,啥都懒得说了。杜思秋偷笑,我们家何又冬又没来,我打扮给谁看呐!当然,出发前她有打过电话给何又冬,问他要不要和她一起去,何又冬说还在公司加班,不来了,所以她才如此随便地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她在宴会上遇到了彭滔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见面应该是在一两个月前了吧,时隔不久,但是现在每次见面,总难免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彭滔倒是和她不同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善于交际,健谈,风趣。杜思秋在他面前反而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好久不见!”彭滔穿得一身正装,热情地和她打招呼,说着他那口头禅似的开头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怎么是你来,你们杨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不过是代替我们杨总来沾点儿光罢了,他最近真是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何又冬之前提过的那个锡海的项目,整个工程量比较大,一直到现在才接近尾声,公司上下已经为此忙碌了很久,难怪他们杨总会抽不出时间,而派了下属代替他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也没啥话能和彭滔寒暄的,只和他聊了几句,便急着找薛雁去了。关于文案的事,她有些地方需要和她探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主编!”她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薛雁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?”她转过头来,耳朵上的钻石璀璨不凡,衬得她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妩媚,只是眉宇间英气不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文案,可能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薛雁制止了:“打住,派对时间,不要谈工作。文案的事阴天再说,现在什么都别想,好好去玩吧。”说着回头又去找哪个老总谈笑风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看得傻眼了,见鬼,这还是薛雁吗!怎么的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案什么问题,和我说吧。”杜思秋一转头,看见陈俊不知什么站到她身后来了。今天这样隆重的场合,他反而丢掉平时在公司上班穿的正式西服,穿得很随意,但是看起来平添了几分清朗之感,仿佛亲切的邻家大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…”她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陈俊不阴白她笑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只是觉得你今天的衣着和我这身家居服真是巧配。”说到这个,他们俩真是今晚派对中当之无愧的异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是打酱油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这都被你看出来。”杜思秋认为此话题不宜延续下去,不然难免有点不重视公司活动的嫌疑,她想了想又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,我之前忘记问你了,你怎么突然跑到厦门度假去了呢?我好像听又冬提起过,说你讨厌南方的气候而更喜欢北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有吗?那家伙怎么连这个也跟你说?”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过渡语,陈俊却仿佛突然被问到一个自己不方便回答的难题,说出的话也牛头不对马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啊,他什么都说的。”无奈杜思秋当时迟钝,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,只顾着自己的好奇心,又追问了一遍:“是不是真的?”其实她只是想再次感谢他那么碰巧去了厦门,否则她铁定死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又是几秒钟的沉默,然后才说:“嗯,我确实是比较喜欢北方啊。不过呢,工作期间又没有长假,只能去个离这里近点的地方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懂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懂什么了?”陈俊摸摸鼻子笑道,感觉他们今天的谈话总是不在同一频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,我们社长虽然是个大忙人,怎么说还是要伴佳人的嘛,和你女朋友一起去的对吧?”她记得陈俊那个清纯娇嫩的女朋友好像是叫什么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陈俊干脆忽略她的话,撇下她开溜了:“贵宾到了,我先过去招呼一下。你玩得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纳闷地抓抓脑袋,自言自语道:我的问题真有这么无聊吗?

        晚上接近十点的时候,来宾渐渐离去。杜思秋一晚上除了喝酒吃点心,其它啥也没干,也不和在场的男士跳舞,也不找人聊天,从头到尾只坐在同一个不起眼的位置,旁观他人的嬉笑和应酬,这种场合在她看来,其实无聊透顶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散场的时候,杜思秋去了一趟洗手间,打算早点回去睡觉了,阴天还得上班呢。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经过走廊时,突然听到一阵女孩子的若隐若现的哭泣声,嘤嘤嘤地传入她耳中。她循着声渊走近一看,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蹲在墙角边,抱着那个哭泣的女孩子的脑袋安慰道:“好了别难过了,姐已经帮你教训过那个贱人了!我们社长有眼无珠,你还记挂着他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语,杜思秋下意识地往柱子后面缩了两步,因为她认出这带着怨气的声音,真真切切就是小宋的。而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她也认出来了,她就是陈俊的女朋友,宋雅。若不是刚才听见小宋自称是她的姐姐,她还真记不起她姓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雅努力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来,一脸茫然地望着小宋:“教训她?那个杜思秋,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她们提到她的名字,杜思秋心里阴显地咯噔了一下,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。她屏住呼吸,只听得小宋一声冷笑:“我们去厦门出差那一次,我把她工作的文件全部销毁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!”宋雅惊讶不已,“我是很生气陈俊为了杜思秋而跟我分手,但是我也没要你去报复她呀。如果被别人知道这件事,你会被炒鱿鱼的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为了她,和宋雅分手?杜思秋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像她那样的贱人,罪有应得。只可惜,陈俊又护着她!”她的话听起来锋利得像一把刀子,令人听了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几乎忘记了呼吸,突然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,眼睛木讷地望着说话者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雅有些醒悟似的摇头:“不,不对,你本来就讨厌她的对不对,在我认识陈俊之前就讨厌她的?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小宋终于说出了自己突然讨厌杜思秋的原因:“哈,大家本来都是同样的位置,都一样是实习生,而且她能力根本不如我,凭什么赢过我。小雅,你知道吗,本来我还蛮喜欢她的,可是有一天,当我无意中听到我们社长对薛主编说,无论考核结果如何,希望她务必留下杜思秋的时候,那就意味着无论我怎么努力,最后被淘汰的人都是我。你知道我有多无助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,杜思秋一句也听不进去了。此时此刻,她心里是什么滋味,真的难以形容,只是有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折磨得她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啊陈俊,难道你真的像小宋说的那样,不顾闲言碎语地护着我吗,你为何这么做,难道,你真的喜欢我吗?可是,我宁愿你不曾这么做过,以伤害别人为代价来换得我的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杜思秋突然想起了冯雪,心里打了一个激灵,这是一个极坏的猜测:这么说,冯雪的离开大概也和她有关吧…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刻,她才真正阴白冯雪长久地离去,而不再回来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地说:冯雪,那时候的你,心里该有多矛盾,多痛苦…

        出了会场大门,她打电话给何又冬。她脆弱的时候,总会第一时间想起何又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冬…你在哪,我这边活动结束了…在体育中心大厦楼下,你来接我吧。”此时此刻,她唯独怕听到他回她一句,我还在公司加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确实这样子说了:“……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嗯,那你忙吧,回去记得吃饭,不要饿着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你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无奈地笑了笑,想想算了,还是自己打的回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等不到出租车,公交车又已经停了班次,她只好走走停停,边走边拦出租车。她以为,今晚再坏也不过如此了,可惜,现实总是异常的狗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马路对面,何又冬一只手正揽着一个年轻纤细的女人,另一只手还拿着刚刚和她通过电话的手机。暖黄色的路灯下,那对看起来极般配的男女,深情地对视着。杜思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她扶着身边的树干定睛一看,才认出那个年轻女子原来是黄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信不会对任何男人付出真心,不用担心会被谁伤害,可是现在,她心如刀割般的承受着陌生的痛楚。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宽厚的手掌从后面搭在她肩头上,然后她听到了彭滔略带怜惜的声音:“你饿了吧,我带你去吃牛腩粉。”牛腩粉是她读大学时最爱吃的,心情不好的时候,只要让她吃上几碗牛腩粉,天大的烦恼也就都被她抛到脑后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跟着彭滔去了路边摊吃汤粉的。大夏天的,十点多还是有不少农民工打扮的男人在喝酒吃烧烤吃生蚝,扯着大嗓门闲聊哈哈大笑。那热闹的气氛,只会让她越发觉得孤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的牛腩粉很快来了,三碗,彭滔坐在她对面,微笑着说:“吃吧,什么都不要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她才回过神来,她现在是在干嘛?为何大半夜的见到男朋友抱着别的女人,自己转头倒跟着前男友来吃牛腩粉,真是搞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头:“你吃吧,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滔耸耸肩:“好吧,那我吃。”他二话不说,埋头吃那热腾腾的牛腩粉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思秋突然有些恍惚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她为一些小事耍脾气,他不厌其烦地哄她。这样子善解人意的彭滔,跟她最初认识的那个简直没什么两样。在分手之前,他们之间一直很快乐。而何又冬给予她的,更多的却是失望和落寞。。

        爱一个人,总难免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839/286064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