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都市小说 - 我在惊悚直播里靠整活封神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二十章 满身是血的男人

第四百二十章 满身是血的男人

        冯阮阮看见了那个坑洞,焦急地又催促了一声:“快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成和当下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,反正除真已经昏迷了,也看不见,他只是对冯阮阮道了一声“闭眼”,便脱下裤子尿在了枯藤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他发现,那枯藤竟然开始躲避他的尿!

        竟然真的有用!

        童成和惊喜道,“有用,真的有用!”到了这会儿,他才终于明白冯阮阮的话是什么意思,这枯藤怕根本就是怕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沙漠中,水是多么珍稀的资源啊,谁会用水来浇灌这一株枯藤呢,结果反倒是让这妖异的枯藤越长越大,越长越繁盛,到了现在,已经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的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既然知道了这枯藤的弱点,童成和便赶紧到附近搜罗了一圈儿,那些干尸既然勇闯沙漠,他们的背包中自然也备着一些水,只是所剩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是聚集起来,倒是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童成和带着那水就赶紧朝着枯藤方向洒了过去,随着水滴落在枯藤之上,枯藤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,像是要躲过童成和手上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一个枯藤都绕到了童成和的身后,像是要将童成和手中的水给打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!”冯阮阮大声提醒了一句,童成和立刻躲开了身后枯藤的攻击,转身,手上的水便泼了一部分到那枯藤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枯藤疯狂地拍打起地面来,童成和却眉头紧蹙,心情忽然间沉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知道枯藤怕水的那点儿欣喜瞬间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间发现,这些枯藤虽然害怕水,但并不会因此而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是洁癖的人,虽然很讨厌喷到脏东西,但若是碰到了,一般而言也并不会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枯藤虽然一直在疯狂躲闪着水,却始终没有放开除真和冯阮阮的意思,甚至将两人捆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身后的枯藤也在以更快的速度拽着除真朝着身后的大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已经无计可施,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拽入坑洞的时候,忽然一阵绿光闪过,紧接着,枯藤骤然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童成和瞪大了眼睛,颇有些难以置信,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,那枯藤上忽然长出了青葱的嫩芽,那原本狠狠拽着除真的藤蔓也柔和了不少,拖着除真回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将除真和冯阮阮都放到了地面上之后,枯藤才缓缓退了下去,回到了地底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是到了快傍晚的时候才终于醒了过来,醒来的时候,身上还是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诶诶,别动别动。”童成和蹲在她身边,手上正拿着一瓶药水儿,是他从处真的背包里面搜罗出来的,除真早先从系统中兑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他正将这药水一股脑儿往处真的伤口上浇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疼了,就算是浇花儿也不带一下子倒这么多的啊,这何止是杀菌了啊,这简直就是杀她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夺过童成和手上的药水儿,一边给自己上药,一边询问他们是怎么将自己救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童成和眨了眨眼睛,“我们没救你,是那株枯藤忽然良心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除真狠狠翻了个白眼,显然是不相信他说的话,又去问冯阮阮。

        冯阮阮便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同除真说了一遍,除真听到那枯藤忽然开出嫩芽,也觉得有些惊奇,就在这个时候,从地底爬出一条莹绿色的蛊虫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这才恍然间想起,自己在昏迷之前,好像确实是释放了这么一个蛊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是蛊虫钻入了枯藤体内,将原本的枯藤杀死,又操纵着枯藤将自己放了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除真有些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真是要感谢自己运气好,若是当时自己没能放出蛊虫,或者那蛊虫对啊枯藤没用,自己怕是已经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她大大松了一口气,正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的沙漠中,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一眼就注意到了,眯了眯眼睛,“那好像是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吧,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还能有人?别是什么鬼才好。”童成和嗤笑一声,并不相信这儿除了他们竟然还有人,却顺着除真的视线望过去,这一眼,还真叫他看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!”童成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站起身,童成和有句话没说错,这里出现的,谁知道是人是鬼?

        她警惕地看着那人影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那人影走的很慢,非常慢,甚至给除真一种,他就算是爬着都比这速度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眉头皱的更紧,心中的警惕也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没有靠近,就站在原地等待着,等人靠近了,除真这才意识到,那男人竟是满身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上下全都是各种的伤口,原本的衣服也都已经变得破皮烂烂,好几处被划开,露出里面长长的口子,血肉外翻,鲜血从中涌了出来,沾染到衣服上,已经凝结成了血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伤口太大,还在往下渗血,滴滴答答滴落在地上,顺着他步行而来的方向,汇聚成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光是看着都觉得有些触目惊心,正打算开口询问些什么,那人却忽然倒在了除真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除真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碰瓷吧?这确实是碰瓷吧!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没有碰到他啊!

        除真蹲下身子,从旁边随便捡了一根树枝,轻轻戳了戳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戳一下,没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戳一下,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确定了,这人是真的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是人还醒着,都得爬起来骂除真一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先把人拖到一边的石头上吧,等他醒了再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将人拖到石头上,除真又拿出自己兑换的药物,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什么圣母,对这人自然也不会全然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任谁,在这鸟不拉屎的沙漠突然看见了一个人,还满身是伤的都要怀疑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然怀疑,但说不定这会是一个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重要的线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