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立即回过神来,然后便有人上前去问发生了什么事。祝银山看这群人居然有七八个,胆子也大了起来,便停了下来道:“修罗秘境内混入了血宗的高手,实力非常强,刚才便是我的一个师弟被逼自爆。”

    这消息一出,顿时掀起了千层浪,随即祝银山道:“作为剑仙宗的人,现在我以剑仙宗的名义,让你们将这消息散播出去,让所有参与试炼的人小心警惕血宗之人。我和我师弟立即联系宗门之人,商量接下来的应对之法。”

    虽然祝银山做事混账了点,但在处理这些事情倒是轻车熟路,他这决定倒是没有丝毫不对的地方。这些小仙宗的人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于是便是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处密林中,有两个身穿同样宗门服饰的人正在疯狂的奔逃。两人神色慌张,其中一人的胸口有一条深深的伤口,伤口从左肩一直蔓延到右腹,鲜血已经将浑身衣衫都染红了。而另外一人气息也是非常的紊乱,脸色还有些苍白,虽然身上没有伤,但很明显也是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快走吧,我们天道门只有师兄你将来的成就最高,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这两人来自一个叫天道门的小仙宗,师兄就叫天一,而师弟排行老三,就叫天三。天三便是那个胸口带着一条伤口之人。

    天一咬牙道:“不行,就算是我丢下你,那血宗之人也绝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天一的修为在元婴九阶,天三的修为才不过元婴七阶的实力,虽然不算低,但是煮死安华他们的血宗之人已经是分神境强者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手持一把血镰之人从其身后浮现出来的,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冷笑,此人的代号便叫血侍:“你们师兄弟倒是情深呢,放心,我会将你们一起送走,不会孤单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血侍将手中的血镰高高举起,血镰上面,有着血芒闪过:“感受着最后的呼吸吧,夺命血镰,斩!”

    血镰上血光大盛,化作一道旋风,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天一和天三面前。师兄弟两人本来就受了重伤,看到血侍这攻击,两人的脸色更加惨白了。但两人都没丢下对方,将体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彻底爆发开来,祭出了一面盾牌法宝,两人一起的撑住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盾牌法宝上的光芒瞬间就被血镰轰的暗淡了下去,然后直接被轰飞,天一和天三两人也是直接被这股力量轰的吐血倒飞了出去。而他们喷出的鲜血还没落到地上,便被那血镰诡异的接住,然后那血镰像是海绵一样,将其上面的血如数吸收了进去,最后飞回到了血侍手中。

    血侍刚准备要上去收割两个猎物的时候,却是身子忽然停了下来:“嗯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到天一和天三砸落的小山头内,露出了一丝阵法边沿。看到那阵法,血侍先是一愣,紧接着神色大喜的道:“难道这里还藏有宝贝?”

    说着,血侍也懒得去管天一和天三了,两个小虾米的血液也提升不了自己多少实力,这

章节目录

极品赘婿苏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墨心儿秦北墨只为原作者苏允柳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允柳媛并收藏极品赘婿苏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