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都市小说 - 公主她整天忙着算计人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九章 泯灭人性

第三十九章 泯灭人性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不断接近的男子,老虎四肢紧绷,喉间发出呜呜的警告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木棍高举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:“该死的畜生,受死吧!”男子大呼一声,猛的砸向老虎的脑袋,老虎吃痛发出凶猛的吼叫声,那吼声在空旷的斗兽场回荡,震耳欲聋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猛然间对上老虎气的发红的虎眸,男子浑身一震,接着干脆闭上眼睛抡着木棍在老虎身上乱打一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台上,众人看着斗场上疯狂敲击老虎脑袋的男子震惊不已,直到老虎四肢下垂,呻吟彻底消失之后,才爆发出轰鸣般的欢呼声!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所有人叫好之际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叶蕴耳畔响起:“哎呀,这该死的蠢货,谁让他把老虎打死的,他害得小爷损失大了,这笔账决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引起不少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兄台不说我都忘了,方才我可是下了一千两的注,全押老虎身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也押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一千两算什么,本公子可是足足押了五千两!”一位蓝衣男子抱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这么算了,得让斗场的人退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混乱中,不知谁起了头,接着那些早就下注,赔的血本无归的人纷纷闹起来:“退银子!退银子!退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事情越闹越大,方喜坐不住了,他站起身凑到叶蕴耳边小声道:“方某有些腹部不适,要出去一趟,还请小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蕴扫了眼方喜,漫不经心道:“东家放心去吧,本公子哪也不走,就在这儿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叶蕴这般说,方喜放心了,急匆匆的从旁侧的石阶上下去,叶蕴见他已走远,这才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喜会武,这一点在她与方喜第一次会面时就知道了,因此,她跟的并不紧,始终与方喜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方喜出了小门,一路向前而行,在行至甲门时,方喜调转方面去到甲门门口,对着甲门旁侧凸起的石块用力一击,左侧的石壁上弹起一块石门,方喜从里边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石门重新合拢,叶蕴才从角落出来,她学着方喜的动作同样对着石块一击,石门再次打开,叶蕴闪身从里面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石门之内有条小径,叶蕴顺着小径往前,很快出现两条岔路,一条往东,一条往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望去,往东的小径幽深不见低,其宽度勉强够一人通过,而往北的小径则略微宽敞些,就连两侧的石壁都比东侧的光滑、干净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经常有人通行,石壁断不会如此光滑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叶蕴目光如炬,立即朝北边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她是对的,片刻不到,叶蕴便听到前方隐约传来的争辩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声音继续前行,很快一扇雕着虎头的石门呈现在眼前,叶蕴屏住呼吸悄悄靠近,头微贴石门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眼下斗场闹的正凶,纷纷嚷着退银子,我们该如何是好。”方喜面带焦急的站在一旁,眼含热切的看着眼前黑衣蒙面手握佩剑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男子思沉片刻道:“斗场不是还有一只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喜眸光一闪,恍然大悟道:“大人聪慧,小的马上去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方喜要出来,叶蕴忙原路退回,退至岔路时,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那声音越来越近,叶蕴想要率先出去已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稍作思寻,叶蕴直接闪身进了东侧的小径,没一会儿,方喜神色匆忙从另一侧过来,直奔石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离去后,叶蕴才从小径出来,尾随方喜出了石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避免引起方喜猜忌,一路上叶蕴反向而行,将轻功运用到了极致,这才赶在方喜回来之前,先一步回到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响,方喜重新回到看台,他见叶蕴兴致恹恹的坐在原地摆弄着扇子,不由松了口气,换上一脸笑意供着手走过去,边走边道:“小公子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蕴瞥了他一眼,一脸不悦的质问道:“这就是东家说的好玩之地?便是本公子逗猫遛狗都比这个有趣的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笑意不减,方喜道:“小公子莫急,您瞧,这不是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顺着方喜所指方向看去,只见斗场右侧的铁门再次打开,一只虎虎生威、精壮强悍的老虎大摇大摆的从里面出来,虎视眈眈的盯着远处的“猎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蕴眸色一沉,掌中内力蓄积,只待危急关头助那男子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斗场内,男子看着比方才那只更为庞大的老虎,瞬间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”木棍从指缝中掉落,男子看着径直向自己而来的猛虎,本能的拔腿向后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知这一举动严重刺激到了猛虎,它大吼一声,立刻虎躯一动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猛虎身姿矫健几个呼吸间已经追上了男子,它伸出前爪一拍,男子应声倒地,直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力道让男子的铜罩从面上滑落,只余两根系带还松松垮垮的挂在耳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抬手抹了把嘴角的殷红,索性一把扯断系带,边将铜罩死死抓在手里边盯着迈着胜利的步伐,步步接近的猛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台上,叶蕴意识到情况不妙,正准备出手给予老虎致命一击,不想周身突然挤过来一群人全部涌到最前端,叶蕴接连受到冲撞,根本无法出手,等她从人流中撤出来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猛虎已经到了男子跟前正伸出舌头舔舐男子的脸蛋,而那男子则瞅准时机,发狠般的拎起铜罩狠狠砸向猛虎的脑袋,不料,猛虎反应极快,不仅避开了男子的攻击,还照着男子的脑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虎的力道哪是男子可以抵挡的了的,顷刻间,男子七窍流血,身体抽抽了几下,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一动不动的男子,猛虎伸出前掌在其身上推了几下,见男子始终没有反应,猛虎瞬间没了兴趣,转过身兴致缺缺的往铁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猛虎没有当场将男子的尸体撕成粉碎,人群中唏嘘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真是扫兴!还以为能看到更刺激的场面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兄此言差矣,甚少我们失去的银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钱兄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两人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33/133508/31329711.html